分享到:
工会,一座爱的连心桥
2016-11-04 08:59    泉州市总工会    共986次浏览

曾经,很久以来,我对工会都恨恨的。

家境贫寒,初中刚毕业我就到新疆建筑工地打工。因为有干劲,脑子活,又赶上了机遇,在工地干两年工后我承包起工程,当上了包工头。并且,越发展越好,钱也赚了不少。尽管我自己也是穷苦人出身,然而当了老板后,对待穷苦的手下工人时,却变成了以利字当先。

有一年,在我包的工地上,斗车翻落,一位工人被砸成了重伤。我只得把工人送到医院治疗,直到他逐渐康复。可是,在治伤这几个月时间里,工人上不了班,便产生了误工费,再加上他受伤留下了后遗症,加起来,需要支付他一大笔补偿金。

本来,这笔钱我也出得起,可是,我认为事故主要责任在于发包方,不愿意支付,把责任推给了发包方。发包方呢,又把责任又推给了我。那位工人及其家属,多次找我和发包方协调索赔都无果。

可是,他们却找了工会来帮忙。

工会人员到工地进行了详细调查了解,认定这次安全事故我负主要责任,医药费和赔偿金,我应该出大部分。这样综合算下来,在已支付的医药费外,我另外还得支付一笔钱。我不愿意给,工会却表示可以打官司奉陪到底,我在干着工程,不想“因小失大”,只得不甘不愿付了钱。但从此,我对工会恨上了。

那些年包工当老板的日子里,我积累了较丰厚资产。可是,后来因为受人唆使迷上赌博后,不到十天我把所有资产都输光了,灰溜溜回到了老家。

在四川雅安老家,我花很长时间才平复了自己心境。钱没了,可生活还得继续,我要担负起家庭责任,于是,我跟老乡一起到了福建晋江打工。

我上班的公司建有工会。每年端午和中秋,工会都会给每位员工的父母寄粽子和月饼,过春节时,还会给员工的父母分别寄几百元钱。我全然不明白企业工会为员工谋福利这个性质,反而认为,这只不过是老板用来笼络员工的机构。毕竟,社会上在闹民工荒,企业无非是想以此套住员工的心,让员工更卖命。我呢,当时心态是:做好自己本职工作,拿属于自己的工资,不想跟工会打任何交道。

然而,我的人生和家庭,却仍在遭遇不幸。

2013年4月爆发了雅安大地震。这次地震,虽然没汶川大地震波及广,损失大,伤亡重,但对受灾当事群众来说,却是非常惨烈。尤其,我老家所在芦山县,更是地震重灾区。我家里房屋连同所有财产,都化为乌有,父母亲也受了重伤。因为工资微薄,我赶回老家时带的钱并不多,在这种急需用钱的情况下,便感到很无助。然而几天后,我在晋江上班所在公司的工会主席,却给我打来电话索要银行卡号,说要给我汇笔钱。原来,在我启程回四川后,公司工会第一时间组织员工为我捐款,公司董事长一个人就捐了几千,总共合计捐款两万多元。这两万多元钱,在政府救灾补贴款到位之前,真是及时雨,帮我们家渡过了难关。

抗震救灾恢复生活安顿好家庭后,我再次回到了晋江原单位上班。从这起,我对公司工会怀有了感恩之心,开始积极参加工会组织的各种活动。

而工会,这广大工人“贴心娘家人”,在我家庭又一次遭遇不幸时,再次以另外一种方式,伸出了帮助之手。

2014年,我弟弟在一处拆迁工地干活时,不慎被墙压倒受了重伤。弟弟送往医院后,需要大笔医药费,病情丝毫耽误不得,医药费便需要及时到位,以保障治疗。可是,拆迁公司在支付部分医药费后,却不肯再支付了。我自己先垫付着医药费,多次找拆迁公司协调处理,却无果。无奈下,我想到了我当包工头时,工会为受伤工人撑腰这个事例,便产生了希望。我求助弟弟打工所在街道工会,工会很快受理了,派人深入工地与拆迁公司积极协调,为弟弟讨要到了医药费。弟弟治疗康复后,街道工会还出面,争取到了合理赔偿金。弟弟刚入社会不久,出事故之初非常恐惧和无助,在事情圆满解决后,感到贴心温暖的他,抱着工会人员幸福得哭出声来。

短短两年,我们家两次遭遇不幸,然而在工会帮助下,两次都走出了困境。以前我当老板时,工会为工人讨赔偿让我“损失过钱”,我为此充满了恨。可当我变为了弱者时,工会却给予了我深切关心,乃至成为了我坚强后盾。到这时,我终于渐渐理解了工会,并深深爱上了工会。后来,我甚至加入了企业工会,成为了工会一份子,弟弟呢,也成了名工会志愿者。在工会组织的捐款、献血、宣传等活动中,都活跃着我们两兄弟积极的身影。

今年春节前,我所在公司工会组织了迎春晚会,我献上了节目,唱了首著名歌唱家毛阿敏原唱的《你是一座桥》,我唱到“你是一座桥,职工有你有依靠;你是一座桥,日子有你更美好”。我五音不全,唱歌本不好听,但唱这首歌时,台下却时时响起掌声。

而在唱这首歌过程中,我眼眶湿润了,朦胧看到:贴心的工会,的确是座连心桥,越展越长越拉越宽,承载更多的人通向幸福彼岸!(张玉宝)  


泉州市总工会 2015年版权所有
备案/许可证编号:闽ICP备15002354号
泉州市总工会主办 泉州网技术支持